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藨寄生属

藨寄生属

因为这种植物常常寄生在悬钩子属植物(藨)的根部而得名-藨寄生

  筒鞘蛇菰是一种过着全寄生生活的肉质草本,它们个头不高,大约只有10厘米左右。在地底生长着肥厚的球形的地下根茎,筒鞘蛇菰没有正常的根,它们依靠根茎上的吸器寄生于寄主植物的根上。被筒鞘蛇菰看中的寄主通常是杜鹃属植物,筒鞘蛇菰通过吸盘和杜鹃属植物的根连在了一起,从此通过寄主为它们提供生活所需的全部营养。许多时候,它们都低调地躲在地底,到了盛夏季花期时,它们的花茎露出了地面,于是幽暗林间的地面上长出了暗红色的“蘑菇”。

  圆叶挖耳草是一种环境耐受力很强的植物,要在光线和养分都十分匮乏的滴水岩壁上生活,所以和高山捕虫堇不急不慢的优雅吃相不同,它捕获猎物的身手极为迅捷。圆叶挖耳草在紧贴石壁的根部上方隐藏着由它们叶器官特化而来的透明的捕虫囊,这个捕虫囊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面是一个透明的盖子,下面则是一个透明的真空罐子,整个捕虫囊只有大约一毫米左右,所以肉眼几乎看不见它们。

  石砾山巅,是一个苦寒的地带,高海拔山地氮磷等养分都十分匮乏。7月末的一天,一只微小的蚊蚋寻着一丝让它沉迷的气息,飞向了冷杉林缘的一处岩壁,很快,它发现了几朵眉清目秀的小白花,花冠的上唇两裂,下唇三裂,它们出现于岩壁之间,小花在山风中摇摆,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穆坪是四川省宝兴县的旧称,宝兴县的县治所在正是穆坪镇,所以它也叫宝兴马先蒿,这个长相奇特的植物来自于以过寄生日子而著称于世的列当科。和彻头彻尾过着寄生生活的藨寄生不同,穆坪马先蒿生长着羽状全裂披针形的绿色叶片,它们的叶能够通过光合作用自己制造养料,这让它看起来和其他正常的草本植物没有什么不同。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人把马先蒿当作是寄生植物,马先蒿属的植物也长期被放在玄参科之中。

  一缕阳光透过幽暗的林下,隐秘之地,数朵花簇生在一起,一朵朵的藨寄生脸上泛着红润而满足的光。

  城中酷暑难耐,山中风景正好。阴阳界高山山脊,云起云涌。云雾缭绕中的岷江冷杉林郁郁葱葱。从靠近成都平原的数百米的低山河谷,地势陡然跃起至3000米的高山,在此地的岩壁石隙、高山草甸和幽暗林间,在这个离城市极近的隐秘之地,隐藏着许多大自然的神奇秘密。

  长相邪异的藨寄生是一种彻头彻尾好逸恶劳的植物,它自己没有叶绿素,也无法通过光合作用来过自给自足的日子,于是这辈子就把主意打到了悬钩子身上,藨寄生通过吸器和悬钩子的根部连接在了一起,它们从寄主身上获取生长所需的全部营养物质、水分、矿物质,被寄生的悬钩子由于营养被掠夺,从此过上了凄惨日子长得越发不堪,枝叶萧疏,结果也极少,而依靠掠夺过生活的藨寄生却是一副理所当然吃大户的心态,在夏季,当它们夺取到足够的营养时,花茎便从悬钩子的根部钻出了地面,等待花开。

  西岭海拔2800米的冷杉杜鹃林下,生活着一种多刺的悬钩子,盛夏七月,它们利用短暂的夏季拼命生长,在林下的草丛间枝叶招展,带钩刺的枝条四下蔓生,显得无比杂乱。这个季节,它们的果实远没有成熟,对任何人都毫无吸引力。

  虽然看起来像菌类,但其实它们是货真价实的开花植物,来自蛇菰科蛇菰属。看上去像“蘑菇”的样子其实是这种植物的花茎,仔细观察它们的“菌盖”许许多多小颗粒,这其实是它的小花苞。8月,筒鞘蛇菰“菌盖”上的无数白色小花纷纷绽放,从小花中伸出来细小的花蕊。

  钻入海拔2000米附近幽暗无光的落叶林下的灌丛中,在地面上堆积的腐质落叶层间,长出了几个“红蘑菇”,顶端暗红色球状的“菌盖”上密布着细小的白色颗粒。它的外形看起来实在是有点邪恶,又带些神秘。

  食虫植物和寄生植物,是西岭高山林间隐秘之地中极具神秘色彩的物种。在大自然这个造物主亿万年的演化之光的作用下,为了更好的适应生存环境,它们逐渐演化出了自身独特的生存技能。

  夏季是各种马先蒿属植物的花季,这些花型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9-16 03:17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briansdump.com/_jishengshu/32.html